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叶小屋

好想随云儿飘去……

 
 
 

日志

 
 

往事如惜  

2016-11-30 14:4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事如惜 -  枫叶 - 枫叶小屋


 往事如惜 -  枫叶 - 枫叶小屋

                             

                                                  童年

 

         一九五八年大跃进的时候我两岁了,弟弟刚出生。我们两个加上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就六个孩子了。奶奶年迈多病,父母亲的负担很重。那个年代缺衣少食的谁家都不好过。我家人口多劳力少,日子是可想而知的难熬了。

          怎么难的日子对孩子来说也是快乐的,有父母的疼爱、哥哥姐姐的呵护,童年的快乐还是伴随着我们长大了。少年不知愁滋味,何况四五岁的孩子了,每天都笑呵呵地玩儿,一堆泥巴就高高兴兴的能玩一天。哪知道什么是小食品,什么是玩具啊。不知也就无欲,无欲也就无求,无求也就无忧。所以,竟管吃糠咽菜的还是快快乐乐的。只有一事时时涌上心头:那年我好像五岁了,不知怎么腿上长了个很大的浓包,又红又肿,疼痛难耐。农村的医疗条件有限无法医治也难以确诊,情急之下父母用一块木板抬着我走向离家十几里的火车站。只有坐上火车才能去到县里的医院就诊。乡村的土路真的难走,确切的说那根本就不是路:一条蜿蜒曲折的垄上垄下的羊肠小道走起来一颠一颠的,父母一前一后小心地抬着我,步履艰难地向前挪着。酷暑的天气他们已汗流浃背,没时间擦汗,只能用嘴一下一下地吹掉脸上的汗,有时一滴汗留到眼里,他们只能甩甩头,留到嘴里他们只能吧嗒一下嘴或吐一下。我在板子上躺着看看妈妈通红的脸再仰头看看父亲湿透了的背,五岁的我无声的哭啼着------

         迷迷糊糊的只听到扑通一声险些从板子上掉了下来,原来有一条水沟横在眼前,上面放了一块很窄的木板供人们过沟。可能妈妈太累了腿已迈不动掉进了沟里,妈妈怕我掉下去,用尽全身力气把我抗在肩膀上,而自己却全身湿透了。就这样妈妈衣服淌着水,我两眼流着泪登上了去县里的火车。还好,浓包很快治愈了,只留下了一个圆圆的伤疤,现在看着这伤疤还仿佛看到爸爸的背影和妈妈湿漉漉的样子,禁不住让我泪流满面。

         一场病让我懂了家里的艰难父母的不容易,没钱又得病无疑是雪上加霜。我不知什么是报答也不知什么是孝顺,只知道长大了要对父母好。

      家里依旧困难,父母又没文化,直到我十岁才和姐姐一起上了小学,我都十岁了姐姐不是更大了吗,所以她没读几年就回家劳动了。

     上学对于我来说真是一件既高兴又害怕的事。还好有哥哥在前面先上学了,不然,也会像其他孩子一样不认识铅笔、书本是什么样子的。

      上学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每天的课程就是背诵毛主席的《老三篇》和毛主席语录。还有我最原意学的语文课本里的《小铁锤》、《母女俩》、《小英雄雨来》等等很有教育意义的文章。这些抗战时期的英雄事迹在童年的生活里激励着我,感动着我。现在想起来故事里的画面还电影一样地在眼前浮现。

       

                                                  辍学 

      哥哥姐姐长大了,能帮家里挣工分了。(那时农村每劳动一天记十分,到年末换算成钱,年头不好十个工分才能换回几毛钱)可他们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大姐出嫁了,家里不但没嫁妆还拿回了些彩礼钱,这样对于两个哥哥的婚事有了些帮助。为了两个弟弟大姐牺牲很多。大姐对姐夫不太满意, 这样导致姐姐一生都不幸福,每次回来都免不了抱怨几句。哎……可怜的大姐前几年带着遗憾和不甘心离开了给了她太多苦难的家去了另一个世界。但愿姐姐从此过上好日子,无忧无虑。

      我上四年级的时候,奶奶已近七十岁了,身体很弱每天都得吃药。父亲也因一件事而一病不起:当时我家的成分不好总有低人一等的感觉,所以父亲小心翼翼地生存着。可不管怎么小心还是在一次批斗大会上无缘无故地给戴上了“坏分子”的帽子。(这只是个罪名,不是什么真的帽子。)父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大病了一场险些送了性命。

     就这样一家老老少少的都如履薄冰地熬着日子,不管怎样日子还得继续,因为日子的后面还是日子。

      艰难地读完了小学,开始了每天走十几里路去公社所在地上初中了。小学时虽然没学什么太多的东西,但无论什么课程我都是学得最好的,初中的学习也是名列前茅。每天来回要走近三十里路也不觉得累,每天带的中午饭再怎么冰冷难吃也不觉得苦。只要能上学就是最快乐的事了,憧憬着将来有出息了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父亲的那顶帽子依旧戴着,所以我也是小心谨慎地说话、做事。除了学习就是尽量地帮家里干点力所能及的活。

        两个哥哥都结婚了,家里操办两件婚事又欠下了新的债,加上父亲有病的欠债,就真的没法还了。而且两个哥哥都分家另过了,家里剩下卧床的奶奶,多病的父亲和体弱的妈妈还有我和弟弟了。弟弟已经小学四五年级了吧,他学习也不错,可为了家里他主动说不上学了:“哥哥学习好让他上吧,我本来就不愿意学习。”

      这样我怀着即感激又难过的心情继续去学校了。年末时,生产队开始计算每家的收入了,弟弟拿个纸条哭着回到家。一问才知道他辛辛苦苦的劳动了一年不但没有收入一分钱,还欠了生产队百十元的口粮钱。弟弟才十几岁啊,让他累了一年还觉得愧对全家似的哭泣,我难过地哭着决定书一定不念了,下来干活来养奶奶及父母。家里五口人单靠弟弟是不行的,况且队里收成不好,一天才能分几毛钱。怎么活啊。父亲病好后身体一直不好,还有奶奶也需要治病。就这样,含着眼泪,带着遗憾、带着不舍,离开了学校。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心里还隐隐作痛。哎……没办法呀……

                                                 喜犹参半

      初中的两年对于一个正直青春期的男孩来说,家里怎么穷也阻止不了对爱情的向往 。心仪的女孩还是有的。可低头看看自己,破旧的衣裤漏了棉花,鞋子也破了洞,家里的成分又不好,就是看上我学习好,人本分的女生也慢慢打消了念头。自己也只能有长长的叹息的份儿了……

      家里的日子有我的回去好过了许多,但这个生长队总是产量上不去,托了学大寨的后腿。那几年二姐夫家的生产队每年一天都能分上一元多或两元钱。一样的干一天活差距之大让人想了就难过,也眼馋。所以二姐软磨硬泡地求人让二姐夫的生产队接纳了我们。不在一个公社想挪个地方很不容易,何况是好比土窝挪银窝。二姐是很有办事能力的。我很佩服和感激她。

      搬家的日子已定,户口也迁出、落下。迟到的消息夜半登门:那一天吃完晚饭大队的一个主任突然来了家里通知我:“明天你去小学当民办教师吧,昨天班子决定的。”这本是个好消息,可全家的感觉就如晴天霹雳,被惊得目瞪口呆。昨天刚迁走户口啊,大队不是知道吗,是在说笑吗?原来他们没想到户口迁走的问题才来通知我的,而且说,把户口再迁回也行。

       一夜的无眠最后还是决定搬家到二姐费劲帮着落户的生产队。第一,不能离开父母自己留下教学,第二,也不能对不起二姐的一片好心。况且和二姐在一个地方有什么事也有个照应。就这样唯一的一次机会被无情的放弃了。

    这个生产队不只是种那些肥沃的土地,有头脑袋的队长组建了一个十几人的采石队,去离家不远的一个山上采石头卖给一些建筑工地来增加队里的收入。那好像是77年吧,集体的副业还是让搞的。

      我被抽去了这个采石队。租住在一户刘氏人家,这家的大婶很好,善良和气,我和她两个儿子很合得来,都是同龄人吗,闲下来就在一起打打闹闹的。她家有俩个女儿,大的师专毕业在后村的小学教学,不怎么见面,小女儿十来岁吧,不怎么爱说话,还有一个小弟弟四五岁的样子,很可爱,有时也逗他玩。家里的大叔有病,每天只看见他出出进进地咳嗽着不怎么交流。说是租房其实也不给几个钱的,只觉得大家在一起很热闹,再怎么累也觉得很高兴的。

      大婶心直口快 ,每天忙里忙外的对生活充满希望。我们队里还有俩个爱讲古书的人,每天听上几段,也算作是娱乐了。有文化的一个大叔讲了整部的【海瑞罢官】。大婶家的大女儿特别爱听,还每次带来她的一个穿着得体、利落的好朋友来听。因为我们屋里都是男人,她们基本不来我们屋里,只是在门外坐个小凳子,有时索性坐在一堆柴草上。

      我们都是二十几岁了,男女之间有所顾忌。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看见姑娘还是会偷偷地看上几眼的。可能她们也在看我吧,我不确定。有一次我正在院子里和刘家的二弟刘福臣摔跤,不分胜负的时候看见了刘家的大女儿刘福珍和她的朋友走进了院子,我站起来拍打身上的土,同时看了她们一眼。只是一眼让我眼前一亮:那个刘福珍的朋友怎么似曾相识呢,穿的很旧的衣服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特别是那两条笔直的裤线真不知是怎么弄的。我只那么一愣神儿,聪明的福臣就说:“我姐的朋友,她叫孙凤琴,你看咋样?相中了让我妈给你介绍介绍。”孙凤琴,我说怎么面熟呢,她是我初中同学啊!几年不见竟认不出了。当年在班里我俩是学习最好的了,只是相互不怎么说话。可惜都因为家庭的情况没有读到毕业。共同的命运在刘大婶的撮合下成就了姻缘。想想没回去当教师也可能是老天安排的这姻缘在等着吧。

                                     善良的妻子及内弟

         结婚的时候家里依旧贫穷。奶奶依旧病着,每天哼哼着,吃药、吃饭、睡觉。庆幸的是父亲身体好多了,能帮家里干点小院子里的活,春天时碰上赶集去几里以外的村子卖点菜籽来增加家里的收入,妈妈身体也硬朗了起来。可毕竟是快七十的人了,力不从心是必然的了。这样家里的重担还是在我身上,不同的是善良的妻子会帮我一些,感觉好了很多。妻子从小没妈妈,久咳不治落下了哮喘的毛病,犯病的时候喘得吓人。这样她总得带着口罩做这做哪的,免得有灰尘吸入犯哮喘病。她是个干净利落的人,脾气很急,说话很凛冽,但心地是隐形的善良,不了解的人会误会她刁钻古怪的。结婚时做了四床被褥,可两床没有被面,她体谅我的难处,也没计较,只是结婚当天差点露馅。当时娘家人里的小伙伴是要翻被褥的,幸亏被知道内情的好姐妹福珍阻挡,不然还真是出丑了。这两床答应婚后给补上的被面,直到几十年后父母去世也没能补上。当然了,风琴自己省吃俭用的自己买布加上了。可这件事成了一块儿小小的心病,时时觉得对不起她。

        一女一儿先后的到来给这个老人多的家庭带来了生机和乐趣,同时也增加了我肩上的担子,加之弟弟的结婚,家里又紧张了起来,哪能都碰上风琴这么好说话的啊,结婚是该买的都没买也不说什么。弟媳就不一样了,该买的不该买的一样不能少的。就这一个弟弟了,尽量满足了她们。他们婚后自己出去过了,三个老人和欠下的债务留给了我。两个孩子,三个老人,妻子有病,日子可想而知的难过了。多亏妻弟的不断帮助,不然真不知如何熬过那些年的日子。

     内弟是小学的一名教师,当时民办一年也没多少工资,可他们夫妇非常节俭,攒下的钱不断的在我们急需的时候送过来。内弟很有才华,可惜无用武之地,对身边的一些俗事看不惯,很少和同事来往,在别人看来,他清高,不和群。和我家也不太来往,有点没什么亲情的样子。这只是他的表象,实际却是个很好的人。        一旦我们有需要他还是第一时间伸出援手的。特别是几年前我的一场事故,他日夜在医院陪在身旁,忍受着自己的病痛、忍耐着我‘植皮’给他带来的痛苦。听说当时他都揪心得昏了过去。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来还觉得对不起他,在此深深地感谢他一路的帮衬;感谢刘大婶帮我促成的美满婚姻;更感谢妻子风琴帮我一泡屎一泡尿地送走了三位八十多岁的老人。

      风琴是个爱干净,甚至是有洁癖的人,几个老人的屎尿她都是戴着口罩收拾的,有时还是忍不住吐到口罩里,可见当时她得多难受,多无奈。她是个嘴硬心软的人,真是应了那句话:“嘴不饶人心必善,心不饶人嘴必甜。”对她的谢意只有慢慢地偿还了。

        亲情,友情,伴随我渡过了艰难的岁月。

                                                 恩人

       一个冬天里,我家开了一个小卖部,零零碎碎的能赚点生活费,说是赚点钱还不如说给乡亲们送礼更确切。卖出的东西很大一部份是赊账,到现在都没有收回来。冬天烧个火炉子一熬就是半夜,早晨又得早早起来开门迎接那初升的太阳和早起的顾客,说是顾客不如说是来串门的,有好多是在我屋里等去县里公交车的人。有时也有人买点烟、矿泉水什么的。

        一天早上七点多了我们还没有开门,一个出租司机敲门没有声音,觉得有点不对劲:“每天这时都开门了啊,难道出了什么事儿!”机智 的司机找来了邻居撬开房门:几声召唤还是没醒过来,他马上意识到是煤烟中毒了,立即打开房门让空气流通。邻居们慌了神,建议用他的车送我们去几里外的医院。司机果断地说:“不行!你们看着他们,不要去动,车里空间小不利于空气流通,拉到医院可能抢救不过来了。我去把大夫接来救治。”就这样,沉着又聪明的司机师傅救了我们夫妇一命。直到今天想起那场恶梦还心有余悸。这样的救命恩人让我感激涕零,终身难忘。在此祝他一生平安!健康!幸福!万事顺畅!

                                                 幸福的今天

       儿女都已成家了。女儿在眼前无微不至的照顾,儿子在工作上一路高歌向上,外孙及家孙都那么健康可爱。 每天干点不太用体力的活,跳跳广场舞,其乐融融的,足矣。大半生的忙碌,得来了今天的衣食无忧,这都是老天的眷顾垂怜。 儿女的孝心,孙子的绕膝,无不让我这小老头儿高兴万千。

        “欲找福地,先修心地。”对老人的多年孝道修得了今天的善果。对友人的宽厚善待,换来了挚爱亲朋。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想做到这样很不容易,但有生之年尽量去做。傻也好,痴也罢,本性如此是无法改变了。况且这是孟子的理想社会,我先帮他去体验体验吧。说笑了,呵呵,我是谁!孟子是谁呀!只能做到无愧于心就好了……

              往事如惜 -  枫叶 - 枫叶小屋

 

                                                                       2016 年11月29日 

                                                                                                                        逄奎学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