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叶小屋

好想随云儿飘去……

 
 
 

日志

 
 

想起了麻雀  

2012-01-07 11:09:34|  分类: 悠悠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了麻雀 - 枫叶 - 枫叶小屋

 

          已经是数二九了,还没见一场像样的雪,干巴巴的冬天让人觉得难受。灰蒙蒙的天空欲哭无泪,总是很难过的样子。光秃秃的杨树枝七岔八岔地直插云天。偶尔有几只黑黑的麻雀落上枝头,小小的黑眼睛眨巴眨巴地寻觅着食物。

        渐渐的没了平房,农作物也被农药污染,它们没了果腹的食量,没了屋檐下的家。有的被农药要死,有的耐不住严寒,被活活的冻死了。过去的呼啦啦的大家族,就这样慢慢地消亡,能看见几只都不很容易。

       小时候,每年冬天父亲用“洋炮”(一种很简单的猎枪)在场院的谷垛上一枪就能打到一水桶麻雀,我们美美地享用,样如饕餮。

       有时,弟弟在院子里扫出一块儿空地撒上一把谷粒,支起一块木板,再在支板子的木柱上拴上一条绳子,把绳子的一端拿进门里,一会儿功夫就有好多麻雀蹦蹦跳跳地来啄食谷粒,在门缝处偷看的我们,猛地一拉绳子,呼啦啦的麻雀飞走了,跑出去一看,至少也能收获四五只。放在火盆里埋上,顿时一股羽毛的焦糊味儿弥漫开来,满屋的糊香。打的多了就把它去掉羽毛用油炸了吃,不过,不如烧的好吃。有时我也高兴地去拉绳子,可没有一次命中。望着弟弟惋惜的眼神,觉得对不起他。可就是忍不住去拽,弟弟又不敢说什么,只是说:唉,不是拉早了就是拉完了。我很不在乎:哼!啥技术活啊!把你美的,不让我参加,妈妈还不许你们来回地开门呢,多冷了。

        说实话,每次逮着的麻雀都是我自己吃,他们不吃,到现在也不知为什么。

        前些年,小弟弟用弹弓一个冬天也能给我孩子打四五十只麻雀送来。就这么地扑捉,可还是铺天盖地的多,叽叽喳喳的落在窗台上、柴垛上很是烦人。每到春天就来啄食刚刚出土的菜苗,怎么撵都无济于事。所以总能看到菜园里、田野上到处都是用谷草、树枝搭起的草人,用来吓唬麻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看不见几只了,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吃到麻雀了。看不到它们,听不见它们的叫声,还真的觉得生活中少了什么,觉得这生活不像生活了。人啊,就是这样,有了烦,没了找。

        周围有太多修佛的人。总是去鸟市买鸟放生,我在想,用佛法去度那些捉鸟的人,告诉他们不要去捉了。  不然,放了,他们还会捉回来的。何苦呢。

       想起小时候让我吃掉的麻雀,我的罪该多大啊。它们是不是前生是我的仇人那,它们会不会怪我啊!从另一个角度想,它们应该感谢我才对,不是我们,它们还是只麻雀,我们的成全使它们解脱了,转世为人也说不定,唉!只是自我安慰一下吧,吃了也就吃了,没有别的办法了。但愿它们能够再次兴盛起来。

        遗憾的是它们没有学会垒窝,也没有雀占燕巢的智慧。寒冷的冬天住在哪里啊!可怜的小生灵。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