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叶小屋

好想随云儿飘去……

 
 
 

日志

 
 

榆树下的童年  

2010-06-01 13:16:0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想写写童年的往事,就是不知怎么下笔,今天是“六一儿童节”

  权当给自己的童年补上一份礼物吧。

                                  榆树下的童年 - 枫叶飘飘 - 枫叶飘飘DBK

    老家的屋后长着几棵老榆树, 粗粗的树干,茂密的枝条。

          春天,满树的榆钱黄澄澄的,既好看又好吃。我四五岁的样子,长得很小, 每天仰头看着诱人的榆钱,缠着叔叔给我去摘。叔叔敏捷的爬到树上,咔咔几下掰下了坠着榆钱的树枝扔到地上,“不要掰树枝呀!我只要榆树钱!”叔叔不言语,下来就走了,每次扔下同样的话“榆树钱儿,有什么吃头!”这时,我和弟弟坐在地上抱着树枝摘榆钱吃,偶尔,还得驱赶那些来抢吃榆树钱的鸡鸭,并负责把弟弟吃到嘴里太多的榆钱抠出来,免得他噎着 ,可他不懂,还以为我不让他吃呢,多半是哇哇大叫。

        那时的榆钱长得好大,像小铜钱似地,吃到嘴里有丝丝的甜意。我们每次都吃到满嘴的嫩绿,妈妈屋里屋外的忙碌着,   有时喊一句:“别吃了!舌头都绿了”! 树枝上的榆钱被我俩吃得差不多了。起身进屋的时候,早都等急了的鸡鸭一拥而上,一会儿功夫,  不但是榆钱就连树叶都被它们蚕食殆尽。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枝在那痛苦的呻吟着……

        夏天, 粗大的树冠像极了一把把的遮阳伞。伞下铺满了成熟的榆树钱,有的被风吹向了别处、有的在原地生了根,第二年又长出了小树。

       七月的时候,舅舅来了,他还是个孩子,当时也就十几岁。我和弟弟很高兴舅舅领我们玩儿。 他把树下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坐在地上用麦秸编蝈蝈笼,一会儿的功夫就编好了,挂在黄瓜架上,又摘了一朵倭瓜花放到里边,然后说:“你俩等着,舅去逮蝈蝈!”我家的不远处有一片麦田,麦子刚刚收完,一架一架的麦捆在那站着,地上的麦茬很扎脚。

        舅舅猫着腰慢慢的前行,歪着头听听这、听听那儿,蝈蝈的叫声不断。我和弟弟屏住了呼吸不敢上前,很怕惊扰了蝈蝈。舅舅一扑一扣,然后转身跑了回来,打开蝈蝈笼把一只又大又绿的蝈蝈放了进气去。 蝈蝈煽动着翅膀欢快的叫着……

        黄黄的一片芥末花上点缀着跳舞的蝴蝶,花蕊里工作着勤劳的蜜蜂,花的上空盘旋着小飞机一样的蜻蜓。蝈蝈的到来把我家的园子变成了一个音乐的乐园和空中的舞场。

        晚饭过后, 我把舅舅领到一颗榆树下。这棵树很特别,它的树跟露出了地面,就像弯着的伞把,树的下面是一条水沟,沟很深,水很浅。树探出了树身, 一排排的树根像 一铺小炕 ,我有时就在上面躺着,下面是水,上面是树,很好玩儿的。

        舅舅看了,也很高兴,在上面坐了一会儿说:“你等着!”起身走了。等他回来时抱来了麦秸和一块儿旧的炕席片儿,舅舅把这些东西铺到了树根上,这铺小炕就真的像炕了。躺在上面看着天上的白云快乐得像神仙一样。

       从那时起,我就爱听舅舅说“你等着”!这句话的后面就是惊喜……

        秋天, 一片片的树叶慢慢的飘落 。不知从哪飞来了好多的白色蝴蝶日夜的在树上嬉戏,  蝴蝶很大,翅膀上有黑色的筋脉,很结实。我问妈妈这是为什么,妈妈也不知道,只是说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现象。我每天看着那些蝴蝶就如每天数星星一样。一场秋霜过后,那些蝴蝶一夜之间不知了去向……

        天凉了,榆树下成了鸡鸭的场所,它们休闲的散步、觅食、嬉戏,把我的小炕也画上了七扭八歪的脚印儿。

        榆树下还另有一翻景色:一堆金灿灿的玉米、 一垛晃悠悠的柴草、一伙哼哼唧唧的小猪。秋风瑟瑟,树下成了避风的港湾,我和弟弟在这秋色里瑟缩地跑来跑去……

         冬天,漫天的雪花一夜之间就把一切变白了。 光秃秃的树枝在刺骨的寒风里摇曳,发出一阵阵怨妇一样的哀鸣。我和弟弟穿着厚厚的棉衣,搓着冻得通红的小手,偷偷的跑到外面打雪仗。他每次都无原由地大哭,在雪地上打滚儿,就像一个棉花包似的。他的无赖往往换来的是妈妈对我的数落。我不愿领他,可他就像尾巴一样的甩不掉。

        寒假的时候,舅舅又来了,我非常高兴,又可以和舅舅玩儿了。舅舅长大了、高了,整天的不苟言笑,真的像 一个长辈了。  不像夏天时爱陪我们 玩儿了,他在榆树下堆了好几个雪人,“你们就在这儿玩儿吧!”说完便一溜烟似的跑了…… 

        几个雪人陪着我们 ,舅舅和他的伙伴玩儿冰爬犁,偶尔也带我去坐。大多时他是不愿带我的,就像我不愿带弟弟一样。

       有一次舅舅出去玩儿,我也准备好了跟着。舅舅把我藏到了妈妈发面的面盆旁用棉被盖住,然后说:“你等着!我让他们找你!”(他的几个伙伴儿站在门外)我又听到了“你等着”,很高兴,一直等、一直等……炕很热,我唔得满头大汗地钻出了棉被,一看!舅舅早没了踪影。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相信舅舅的“你等着”了。

        我跑到屋外的榆树下大声地喊:“舅舅,你骗我”!我的声音很尖很大,惊飞了榆树上的几只乌鸦,柴垛上的一群麻雀停止了玩耍,愣愣的瞪着小绿豆眼看着我,我气愤地团了个雪球打过去,看啥?麻雀呼啦啦的惊慌飞散。我的气消了一半儿,回头看去,  榆树下的雪人笑眯眯的 ,好像在说:“别难过,还是我们玩儿吧 !”

        天空又飘起了雪,榆树枝上挂满了大片的雪花,很像秋天落在树上的白色蝴蝶。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不会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