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叶小屋

好想随云儿飘去……

 
 
 

日志

 
 

麦场上的欢乐  

2010-12-23 10:04:4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怎么了突然想起了儿时的伙伴儿——领弟,还有留下过我们欢乐的麦场。

      领弟,一个可怜的女孩儿,他的父母接连的生女孩,她是第五个,起名叫‘领弟’了。她本来就是多余的又没有领来弟弟,在家没了地位,一天学也没上,十几岁就在生产队干活,我和她姐姐是同学 ,她又和我同岁,所以小时总一起玩儿,虽然有点愣愣的但我很喜欢她,她很真诚。

    在我十七岁高中毕业回来队里劳动时。她以一个老社员的身份帮助照顾我,让我很感动……

   初秋的场院伫立着一垛垛夏季收回的麦子,远远望去像一个个的碉堡。一些贼溜溜的麻雀呼呼啦啦的飞来飞去地啄食着麦粒,麦垛之间的空隙里长着稀稀落落的幸存的杂草,偶尔看见老鼠串来串去的,也在享受着天赐的美食。孩子们喜欢在这捉迷藏或追着玩耍,也有谈恋爱的青年在那空隙里亲昵。这个 场院给孩子和大人们带来了不同的快乐和遐想。

    为了把秋天的庄稼收进场院,就得把一跺跺的麦子脱谷成粒。  高高的打麦机趾高气扬的直插云天,滚动的输送带把一捆捆的麦子喂到它嘴里,在拖拉机的带动下把麦秸甩出把麦粒吐进麻袋。伴着震耳的轰响,漫天的尘灰飞扬。带着口罩的人们来来回回的奔忙。把一捆捆的麦子从麦垛那拽到打麦机旁,两个身强力壮的人再用木叉叉到打麦机上。

      这样的活我真的很勉强。“你去麦垛上往下仍吧,还没有一捆麦子沉呢能拽动吗!”队长的声音很大伴着两个机器的轰响。我小心地向麦垛上爬,可是怎么也上不去。领弟过来和队长说:“我也上去扔吧,她自己供不上那么多人拽的!”队长默许了。她三下五除二的就爬到了高高的麦垛上。麦垛的顶上尖尖的无法站人,她壁虎一样的贴在一侧,一只手薅着一把麦子,另一只手麻利地把顶尖上的麦捆拿掉,这样上面就有了一个小平台了。她趴在那,头朝下向我伸出一只手:“上来吧,抓住我的手!”我还在地面望天兴叹呢,在几个姐妹的帮助下才抓住了她的手。她使劲的一拽,我顺势倒在了那个平台上。喘了一会儿,才爬起来张望:太好了,在这高高的麦垛上,站起来好像能摸着天一样,蓝天上的白云在看着我笑:“太笨了”!远处的一片片高粱已经涨红了脸、近处的玉米也有了笑摸样,再望一望那一排排 炊烟缭绕的土房被夕阳抚摸得像画一样,层林尽染的远山更是显得巍峨雄壮。唉,原来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村庄还有这美丽的景象。咳!你别掉下去!领弟一喊我才看到自己晃悠悠的已站到了麦垛的边上。领弟把我脚下的麦捆 摞到 打麦机的一边,像修的攻势似地。  她果断地吩咐:“你在那躺着 ,下面没了你用脚一踹就行了,只是不要砸着她们。”

       我们是打晚班的,从晚六点到午夜十二点才换班。天渐渐的黑了下来,青蛙的叫声响起。(到现在我都不明白,青蛙为什么白天不叫,而晚上竟叫起没完呢。)一个小时后这一垛麦子就打完了。我们又上了另一个麦垛,还是那样,我们把麦捆码到高高的一排,然后躺着望着天聊天儿,真是从没有的欢畅。直到有人喊:“你们干啥呢?下面没了!”我俩吐吐舌头四只脚一用力麦捆哗的一下下去了。只听下面大喊:“干嘛呀!砸着我们了!”我们哈哈大笑着准备下一次的攻击,就这样反反复复的乐此不疲。休息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几盏橘黄色的灯挂在歪斜的木杆上谨慎的照着场院,蝲蝲蛄、飞蛾、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飞虫在灯的周围飞来飞去的不知忙什么。难道它们活着的目的就是在灯下飞吗,白天都哪去了呢?

      我有点饿了,晚上只喝了一碗玉米粥,早都折腾没了。正不知怎么办呢,下面有人喊我的名字随后一个东西扔了上来,我捡起来是一穗烤得黄黄的香香的玉米。探头往下一看是表哥正仰头看我接没接着,其实不看我也知道是他,他最会用拖拉机的烟囱烤玉米了。附近就是玉米地,掰来玉米放到拖拉机的烟囱里,几分钟后把拖拉机一加油门玉米就窜出来了,这个方法烤出来的玉米,好吃的程度无以伦比。我又要了一穗给领弟,我们躺着数着一颗星吃一粒玉米,吃完的玉米瓤我俩站起来搜的一下撇到了玉米地里。哈哈……好爽……

    快到午夜的时候,有点凉意了,我俩在麦垛上一捆一捆的向下仍着,这样就不觉得冷了。要换班了,队长喊我们下来。还有一些麦捆躺在地上,清理完就可以回家了,我又冷又困的,偷偷的去了拖拉机那,还不错,找到了有温度的地方。我躺在了拖拉机的链轨上,它还在工作着,突突的振得链轨一颤一颤的,我太困了,那么大声音竟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伺机要挪机器才把我喊醒:“哎呀!怎么睡这儿了,人家都走了,领弟找你半天了,多亏我看看,不然不就把你压着了吗!多悬那!

     我没听完他的磨叽飞了似地向家的方向跑去,前面的人已走好远了,不跑我就不敢走了,这是半夜啊!又没月亮。

    我和领弟已有三十几年不见了,听说她过得挺好的,还和小时候一样的抽烟,而且抽上一米长的烟袋了。真想去看看她,谢谢她当年对我的帮助,回忆一下那些快乐的时光……

麦场上的欢乐 - 枫叶飘飘 - 枫叶飘飘DBK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