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叶小屋

好想随云儿飘去……

 
 
 

日志

 
 

怀念父亲三(原创)  

2009-06-23 17:15:30|  分类: 悠悠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九大’开始了。在庆‘九大’的行列里我参加了文艺宣传队,整天不是演节目就是欢迎代表团。还哪有时间学习?又有谁想到过学习呢?有一天接完代表一进家门,顿时感到几年来沉闷的气氛变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含着笑,父亲特别的高兴。原来做为‘九大’代表的老首长熊加凤来信了,还邮来了一张胸戴会标的照片和一本合订的盖着‘九大会章’的毛主席语录本。(可惜,这两样珍贵的纪念品在我多次搬家中丢失了)信上说:“都怪我太粗心了,没给你办复员手续,给你带来了那么多麻烦。”还告诉父亲他在北京找了很多老战友,还找了总司令部。也没找到父亲呆过的部队。是啊!兵荒马乱的年月,南征北战的,到现在的正规部队去找真如大海里捞针。他还说:“中央总部给你省、县发去了证明函,希望政府以后给予照顾。”父亲看完了信激动的热泪盈眶:“老首长没有忘记我,我比什么样的照顾都满意了。

    弟弟着急地嚷着:“爸爸,那你为什么不办转业手续?等以后有病好去找政府,你的咳嗽就是那时行军跑步累的,还让人家说你是逃兵!”

   父亲笑了:“当兵也不是为了让政府照顾啊!残废军人很多,我这有胳膊有腿的,你们长大多照顾点儿不就行了?”“那你为什么当逃兵呢?”我冒出了一句:

    沉默了一会儿,父亲说:“在我参军的第六年,解放‘四平的战役’结束了。上级决定让我的首长转业回乡。首长也觉得自己身体不好,再跟着部队也会给组织添麻烦,就同意了。为了照顾首长的安全组织让我继续当他的警卫员。他是够资格的,即使是转业了也还要有警卫的。我只想跟着部队走,拖了两周,还是跟着首长回了他的家乡。真是军令如山那!”父亲停了停,又说:“我同首长从沈阳出发,经过两个多月才走到他的老家山东省沂源县。”“怎么不坐火车呢?”弟弟问。“那时火车很少,有的铁路被炸坏了根本就不通车。我们混在一队队俘虏中,不然都没路可走”“呀!俘虏可真多!”我也插了一句。“到了山东正好是土地改革,我和首长都分到了房子和土地。首长还把我送到了学校读书。两年很快就过去了。首长结了婚。我本不想回来了,可你爷爷年老多病,家里没有劳动力。就这样我离开了首长。因为那两年也算服役,离开部队时没办手续,两年后回家就更没想到这些。回来后,家里真的是需要我,剩下一年就毕业的学业就无法完成了。这么多年了,那份转学书还在我的本子里放着呢。”说道这,父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只是想念老首长还是可惜那份来之不易的“转学书。”我知道父亲是爱读书的。他曾对我说:“你要好好念书啊!我小时就上了一年学你爷就不让去了,家里穷,买不起笔和纸。一根铅笔用一年还嫌废呢!”我很难过,为了父亲也为那份“转学书。”

   岁月如梭,转眼我高中毕业了,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可身体不和年龄成正比,长得又瘦又小,看上去最多十三四岁。干起活来非常吃力,可一想到父亲的苦、妈妈的辛劳就咬牙坚持着。一天也舍不得耽误;一分钱也不乱花。总想让父母的日子尽量好过点儿。

    那个年代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七五年底我被公社选到党的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尽管我不是党员),进驻在离家十几里的一个大队包队。就在这时,一件意外的事又一次在我的心里投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

    我家地处半山区。每到冬天去山里拉木头的马车来往不断,每晚都住在社员家里。家里困难,也找来了几辆车。一晚收两元钱,还负责给车上的人热饭。这下,又招来了一场在当时看来不算小的祸。

   一天晚上父亲刚刚睡下,“运动乐”就领着几个人来了,硬把当时咳嗽得很厉害的父亲拉到生产队在社员大会上批斗了一顿。罪名是“搞资本主义。”并吓唬父亲:“如果你不低头认罪,就把你女儿调回来检讨。”父亲怎能让自己的孩子受牵连呢?只好低头“认罪”了。为这事我气得大哭了一场。那时去那说理,又有谁听啊!

    后来,我才知道“运动乐”在大跃进时往家里拿玉米被当会计的父亲发现并制止。所以他耿耿于怀,处处寻机报复。

    文化大革命还在继续。可我的命运有了转机。七五年的秋天我做为一名被“文革”耽误的最后一批工农兵大学生走进了大学校园。现在想起来还很汗颜。大学生的前面竟被加上了“工农兵”的字样。

   毕业后在家乡教了两年小学。结婚后离家四五百里。父亲来过一次,身体比以前好多了。是啊,弟弟也高中毕业了在本村的小学教学。一家两个老师谁还会欺负他呢?生活好了,精神也好了,病也减轻了许多。

    又是一年过去了,我发誓春节一定接父亲来多住些天。他太苦了,要好好补养补养。可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年冬天,突然接到:“父病危,速回。”的电报。我忐忑的坐上了北去的列车。眼里流着泪,可心里流着血呀!这一路我不断的想着:“父亲那么坚强,在战场上都没倒下,这次也一定会没事的。”

    迷迷糊糊的到了家。院子里一口棺材告诉了我不争的事实:“父亲不在了!”现在写到这我还心如刀搅。他没能看看我、也没能完成他的责任带着遗憾走了。当时小弟才九岁。我站在遗体前暗暗的保证:“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妈妈把弟、妹养大。”几十年来我做到了,可以对父亲说:“您没有白养我这个女儿。即使将来见到您,您也会高兴的。”

    我深深的懂得:“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道理。父母在世的时候多尽点儿孝心。不管自己有多苦,都要以老人为重。“爱日以承欢,莫学丁兰刻木祀;槌牛以祭墓,不如鸡豚逮亲存。” 祝愿天下的父母健康!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