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叶小屋

好想随云儿飘去……

 
 
 

日志

 
 

怀念父亲二(原创)  

2009-06-22 15:21:03|  分类: 悠悠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父亲二(原创) - 枫叶飘飘 - 枫叶飘飘BIOg工作队长正在念毛主席语录:“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会议开始了。还是老规矩地富反坏右首先被揪出来“九十度”了。打倒声、谩骂声,震耳欲聋。我暗暗地想:“他们是不是都得了精神病?”喊声停了。又开始了互相‘帮助。’我万没想到第一个让人‘帮助’的竟是我那老实、本分、可怜的父亲。帮助父亲的人咳!咳!的干咳了几声站了起来。他高高的个子、宽肩大腹,两只大眼就像输急了的赌棍一样闪着害人的凶光,满脸的落腮胡须加上带着红袖章的一套黄‘军服,’看上去真像掌握着生死簿子的阴间判官。说不定谁被他往这簿子上记个黑点,那你的一切就完了。因为他很能适应多变的形式,不但会欺骗自己,而且会使用更高明的手段整治别人,所以,也不知谁大胆地送他一个非常贴切的外号——运动乐!

   他神气十足的背了一段毛主席语录......然后单刀直入地说我父亲是个逃兵 在部队开小差跑回来的;并带回了一支枪。我一听心咚咚的跳,差点儿吐了出来。父亲的脸通红通红的。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只是不住的咳嗽着。工作队的人以为他故意掩盖,就指着父亲大声的喊!喊得什么我没听进去,只觉得脑袋嗡嗡乱叫,转身朝家里跑去。

   父亲回来时已是午夜了。我和妈妈都没有睡。我很生气。可妈妈听我说完没生父亲的气,而恨上了那个‘运动乐。’

    父亲一走进屋我就大声的喊着:“爸!你自愿参军为什么还当逃兵呢?这多丢人那?”啪!妈妈狠狠地给了我一嘴巴:“多嘴!睡觉去!”我哭着钻进了被窝儿。我怎么睡得着呢?紧闭双眼听着妈妈和父亲的对话:“唉!你怎么不实说呢?枪已经交给公社了。”“说了有什么用?我没有转业证,满身是口又怎能说得清呀!”妈妈再没说什么,长长的叹了口气......

    妈妈是个很开朗的人,什么事也不挂在心上。沉默了一会儿说:“快睡吧!没有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早晚会弄清的。”

    我毕竟是个孩子,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朦胧中我看见父亲身穿灰色军装,肩背一支步枪,一步一回头的跑着。我大声喊着:“快抓住他!抓住这个‘逃兵’!‘逃兵’!醒来时嘴里还在小声的叨咕着。心里就别提多难受了。我坐起来,看了看父亲:他还没睡呢,在月光的照射下他的脸色铁青,一夜间老了许多。

    第二天我几乎把昨天的事忘了。可一看到父亲心里就有种特殊的滋味:“他是不是逃兵啊?要是真的,等我们长大该怎么做人哪?

    还好。为这事父亲的老首长给县里邮来了证明信:说明了父亲当兵到转业的前前后后。可我百思不得其解:“既然不是逃兵,怎么没复员手续呢?”

     经过几年的磨难,我懂得了好多道理。同时也成了一名初中生了。

     在那个年月里我和同龄人一样:手拿语录本、胸戴纪念章。每天背诵着《老三篇》、《毛主席诗词》,高兴时还唱几句‘语录歌’。所不同的是我没有给老师写‘大字报’为这事有的同学恨我。没过几天我的书包丢了、文具没了。这些,我并不在乎,反正也不学什么,丢不丢都一样。干脆,不念了。呆了几天,同学们找上门来了。他们非让我去上学,说不去就是躲避运动。走就走在哪还不是一样呢!每天在学校混混,回家也不学习。当时也没什么学的,除了看看别人写大字报就是参加各种各样的批斗会。每到这时我都会不觉的想起那次批斗父亲的大会。让我不寒而栗......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